畢節“吏治風(fēng)暴”直指庸懶官員
提供者:配置組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0/06/28 12:00
 -核心提示

  一場(chǎng)醞釀已久的“風(fēng)暴”,正在畢節的官場(chǎng)蔓延開(kāi)來(lái),勁風(fēng)直掃“庸官、懶官、散官”。

  在過(guò)去的大半年時(shí)間里,全地區就先后有8名縣級干部和226名鄉科級干部被問(wèn)責,并進(jìn)行限期整改、誡勉談話(huà),或者是更為嚴厲的組織處理,他們共同的緣由是“工作中落實(shí)力、執行力不強”。

  “風(fēng)暴”的掀起,是畢節目前推行的“雙考雙評雙掛鉤動(dòng)態(tài)跟蹤考核管理體系”,它通過(guò)對官員履職情況和表現打分,累計到年底進(jìn)行清算。納入這套監管體系的,包括了畢節地區全部的625名縣級干部和6909科級干部。

  畜牧局為何“全軍覆沒(méi)”

  令當地人大跌眼鏡的是:在新組建的局領(lǐng)導班子里,原畜牧局的4名正副局長(cháng)沒(méi)有占到任何一個(gè)位置,全部被改為非領(lǐng)導的職務(wù),轉而擔任主任科員。

  今年赫章縣進(jìn)行的政府機構改革中,最出乎當地人意料的,應該是縣農牧局的人事變動(dòng)。

  由縣畜牧局和縣農業(yè)局組建而成新農牧局,這個(gè)合并過(guò)程本來(lái)毫無(wú)懸念和爭議。但令當地人大跌眼鏡的是:在新組建的局領(lǐng)導班子里,原畜牧局的4名正副局長(cháng)沒(méi)有占到任何一個(gè)位置,全部被改為非領(lǐng)導的職務(wù),轉而擔任主任科員。

  原畜牧局遭此“全軍覆沒(méi)”的打擊,絕不是當地農業(yè)局很“強勢”。原因是在上一年的“動(dòng)態(tài)跟蹤考核”中,畜牧局領(lǐng)導班子被認定為工作不力,未完成制定的40個(gè)耕役品種改良點(diǎn)的建設,處分是整個(gè)班子成員改非或降職處理。

  而“動(dòng)態(tài)跟蹤考核”帶來(lái)的更為轟動(dòng)的一個(gè)意外,則是一名副縣級干部被暫緩提拔。

  意外的主角是織金縣的常務(wù)副縣長(cháng)。根據“畢節地區雙考雙評辦公室”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地區考評辦)的說(shuō)法,今年的5月初,這位副縣長(cháng)經(jīng)過(guò)組織考察,擬任職為縣委副書(shū)記。

  一切進(jìn)行都順理成章,但令所有人沒(méi)有想到的是,就在進(jìn)入最后的公示期間,來(lái)自省環(huán)保廳的一紙“預警通報”,讓事情陡生變數。

  畢節地區環(huán)保局監察支隊長(cháng)唐興赤解釋說(shuō),今年3月份,省環(huán)保廳督查組到織金進(jìn)行督查,由于多種原因,織金縣管網(wǎng)建設落后,導致整個(gè)污水處理工程建設滯后,沒(méi)有完成預定的COD(化學(xué)需氧量)減排標準。

  省環(huán)保廳發(fā)出預警通報的同時(shí),還作出“限批”處理。這意味著(zhù)如果上述工程一天達不到整改要求,就會(huì )影響到該縣其他工程的環(huán)境項目審批通過(guò)。

  事態(tài)一下緊張起來(lái)。追查的最終結果是,這位副縣長(cháng)是工程的分管領(lǐng)導。與此同時(shí),地區考評辦的“動(dòng)態(tài)跟蹤考核”如實(shí)地記錄下來(lái)。隨后,畢節地委組織部作出了“暫緩任職”的決定。

  相比起來(lái),受到降職處分的威寧縣某鄉一位黨委書(shū)記則認為,他并不是因為庸懶,“只是點(diǎn)子太低”,碰上了安全事故。

  由于被“動(dòng)態(tài)跟蹤考核”認為轄區內私挖濫采現象嚴重,導致發(fā)生安全事故。作為當地黨委一把手,他最終被貶到另一個(gè)鄉鎮去當副職。

  不過(guò),相比這位被降職的書(shū)記而言,還有“運氣更差”的。

  地區考評辦一位工作人員說(shuō),當時(shí)正好是抗旱保民生時(shí)期,由地委組織部的一位副部長(cháng)領(lǐng)頭的檢查組到納雍縣某鄉鎮檢查抗旱工作。

  督查組到這個(gè)鄉鎮后,詢(xún)問(wèn)當地一名鎮干部負責村寨的具體災情,不料這位鎮干部支支吾吾半天答不上來(lái)。接下來(lái)讓檢查組更為光火的是,本應該鎮守在受災一線(xiàn)的包村干部,竟離崗不知所蹤。

  不過(guò),當事干部最應當值得幸慶的是,他們僅受到誡勉談話(huà)的處理,但這比被組織處理的嚴重性只差一級。

  來(lái)自地區考評辦的統計數據顯示,通過(guò)跟蹤考核,目前已有1名縣級領(lǐng)導干部因為履職不到位、工作作風(fēng)不深入而被崗位調整。此外,還有8名縣級領(lǐng)導干部和226名鄉科級干部因工作落實(shí)力、執行力不夠被責令限期整改、警示談話(huà)、誡勉談話(huà)或組織處理。

  平時(shí)干不好年底算總賬

  “現在官不好當了,隨時(shí)都會(huì )被動(dòng)態(tài)跟蹤?!碑吂澋貐^考評辦副主任王瑋說(shuō),私下里他聽(tīng)到有干部這樣抱怨道。而當地官場(chǎng)比較流行的一句話(huà)是:平時(shí)干不好,年底算總賬,不小心就要下課。

  這場(chǎng)針對官場(chǎng)庸官、懶官的新舉措,更像是一場(chǎng)風(fēng)暴,目標直指官場(chǎng)上的庸懶散不良習氣。

  “現在官不好當了,隨時(shí)都會(huì )被動(dòng)態(tài)跟蹤?!钡貐^考評辦副主任王瑋說(shuō),私下里聽(tīng)到有干部這樣抱怨道。如今當地官場(chǎng)比較流行的一句話(huà)是:平時(shí)干不好,年底算總賬,不小心就要下課。

  事實(shí)上,早在去年5月份,新舉措在赫章縣“試驗”時(shí),當地縣委縣政府就直接貫以“風(fēng)暴”之名——出臺了《關(guān)于推行責任風(fēng)暴深入實(shí)施“三治”行動(dòng)的決定》。

  這里的“三治”指的就是治懶、治散、治庸。赫章縣考核辦副主任孫偉說(shuō):從一開(kāi)始到現在,舉措無(wú)論是聲勢、力度和廣度,在當地都實(shí)屬罕見(jiàn)。

  讓整個(gè)畢節地區官員感到既新奇又倍感壓力的,則是動(dòng)態(tài)跟蹤考核管理。它包括了主要工作目標考核,畢節地區階段性重點(diǎn)工程和重大項目考核,以及重大突發(fā)公共事件自然災害應急處置工作考核。列舉下來(lái)有信訪(fǎng)維穩、重大項目建設、新型農村合作醫療、城鄉居民低保、整臟治亂、抗旱救災、森林防火、春耕生產(chǎn)、污染減排……

  事實(shí)上,動(dòng)態(tài)跟蹤管理考核只是這場(chǎng)治懶風(fēng)暴諸多措施中的一方面。王瑋解釋說(shuō),全部的說(shuō)法是“雙考雙評雙掛鉤”動(dòng)態(tài)跟蹤管理考核體系。

  這依然也還是一個(gè)簡(jiǎn)稱(chēng),“雙考”指的是年度考核和動(dòng)態(tài)跟蹤管理考核;“雙評”指的是民主測評和社會(huì )公認度測評;“雙掛鉤”指的是與干部實(shí)用掛鉤和與干部工資獎金掛鉤。

  如此展開(kāi)來(lái),實(shí)在是一個(gè)極為復雜的考評體系和十分繁瑣計算公式?!昂?jiǎn)單地說(shuō),我們就是對干部的履職實(shí)況進(jìn)行打分,分數最低的,年底肯定要有相應的處理?!蓖醅|說(shuō),與以往的打分考評截然不同的是,新舉措采取動(dòng)態(tài)跟蹤和過(guò)程化管理的模式,能客觀(guān)地評述干部的每一項業(yè)績(jì)表現。

  “這種透明化的及時(shí)評分,目的是為了使扣分讓人心服口服、加分讓人感到理直氣壯?!蓖醅|說(shuō)。如在今年3月中旬的全區森林防火工作動(dòng)態(tài)跟蹤考核中,對考核評價(jià)差的畢節市、大方縣、黔西縣分管領(lǐng)導在年度跟蹤考核總分扣減1分,同時(shí)對畢節市分管聯(lián)系的副市長(cháng)作出行政警告處分,12名鄉科級干部進(jìn)行責任追究。

  對于公布加減分的做法,措施設計者有自己的初衷,希望被扣分的干部能受到觸動(dòng),積極工作,爭取在其他的動(dòng)態(tài)考核當中得到加分,以彌補前面失分,促進(jìn)干部動(dòng)起來(lái),從而達到治懶的目的。

  官員們最終的積分排名會(huì )是怎樣,一切都要等到年底算總賬。王瑋說(shuō),作為地區一級的考評辦,承擔的是全地區625名縣級干部考評工作。年底以后,官員們的分數將會(huì )以高低順序,按照15%、80%、4%和1%的大致比例,分別評定為優(yōu)秀、稱(chēng)職、基本稱(chēng)職和不稱(chēng)職。

  為此,在今年6月份,畢節已經(jīng)建立了9個(gè)縣市區、81個(gè)地直部門(mén)、851個(gè)鄉科級單位625名縣級領(lǐng)導干部、6909名鄉科級干部的動(dòng)態(tài)跟蹤考核的紙質(zhì)和電子檔案系統。

  這套系統建立后還帶來(lái)另一個(gè)意外效果,據稱(chēng)地委書(shū)記秦如培想要了解區內相關(guān)工作情況,將不再花更多的時(shí)間找職能部門(mén)負責人了解。他只要在辦公電腦上點(diǎn)擊進(jìn)入“干部管理信息系統”,鼠標輕點(diǎn),各種工作進(jìn)展盡收眼底。

  既管“人”也管“事”

  畢節市鴨池鎮政府門(mén)口,所有干部每一次加減分都張榜公布。

  從最初借調工作人員組成的一個(gè)臨時(shí)機構,到成為組織部門(mén)常設的一個(gè)正縣級機構,不到1年的時(shí)間。它的成立運轉速度,可以從另一個(gè)側面看出管理者整治懶官的渴盼和決心。

  作為這場(chǎng)吏治風(fēng)暴的執行者,畢節地委組織部下設的地區考評辦無(wú)疑是眾人關(guān)注的焦點(diǎn),也是組織部最年輕的部門(mén)。

  地區考評辦提供的資料顯示,目前,畢節已經(jīng)成立了所屬組織部門(mén)管理的地、縣兩級“雙考雙評雙掛鉤”動(dòng)態(tài)跟蹤考核管理工作機構,明確133名人員編制。

  從最初借調工作人員組成的一個(gè)臨時(shí)機構,到成為組織部門(mén)常設的一個(gè)正縣級機構,不到1年的時(shí)間。它的成立運轉速度,可以從另一個(gè)側面看出管理者整治懶官的渴盼和決心。

  盡管手上掌握著(zhù)全地區625名縣處級干部的成績(jì)單,地區考評辦副主任王瑋并不認為自己有權力。王瑋說(shuō),這個(gè)新成立的干部考評機構,與以往最大的不同,就是把管“事”的部門(mén)和管“人”的部門(mén)結合起來(lái)了。

  “以前管干部做事的業(yè)務(wù)部門(mén),能評判干部能力水平高低,但沒(méi)有獎懲干部的權力;而作為管人的組織部門(mén),雖然掌握升遷大權,卻無(wú)法從業(yè)務(wù)的角度判定干部的實(shí)際工作能力?!蓖醅|說(shuō),這兩者的脫節,造成了以往干部任用的諸多缺憾。

  考評辦的做法是會(huì )同業(yè)務(wù)部門(mén),業(yè)務(wù)部門(mén)負責打分,他們根據業(yè)務(wù)部門(mén)的打分評判,記錄進(jìn)入干部的履職情況檔案,最后提交出一份完整的干部成績(jì)表單,以供組織作出任用參考決定。

  但在管理者看來(lái),考評辦的設置絕不只是為組合兩個(gè)部門(mén)這么簡(jiǎn)單。在去年7月份舉行的全區半年工作會(huì )議上,畢節地委書(shū)記秦如培說(shuō):“做到工作的責任主體明確、進(jìn)度要求明確、完成時(shí)限明確?!笨梢钥闯?,效率成為一個(gè)迫切的要求。

  當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說(shuō),畢節的大小官員在向地區領(lǐng)導匯報工作時(shí),會(huì )被要求除去套話(huà),而是開(kāi)門(mén)見(jiàn)山地說(shuō)“自己直接做的事”。

  庸者下能者上

  由于年屆五十面臨改任“非領(lǐng)導職務(wù)”,可他卻意外地被推薦提拔為副縣級干部。

  “當了領(lǐng)導不寫(xiě)文章,憑著(zhù)經(jīng)驗辦事,憑著(zhù)原有的關(guān)系辦事?!边@是畢節地委宣傳部副部長(cháng)陳賢總結的“官油子”形象。

  陳賢認為,當前常規的官員考核可以歸納為五個(gè)字,德、能、勤、績(jì)、廉。表面看起來(lái),這五個(gè)字確實(shí)能很好地評測出一個(gè)干部稱(chēng)職與否,實(shí)際上卻并不具有很強的操作性。

  “比如德,你能說(shuō)清楚這個(gè)人是80分,那個(gè)人是85分嗎?”陳賢說(shuō),正是缺乏這種操作性,一些不做事的“官油子”游走官場(chǎng),善于經(jīng)營(yíng)同僚關(guān)系,往往能在走過(guò)場(chǎng)的民主測評中獲得全票。而那些真正做事的干部,則極可能遭人誤解。

  干了多年組工干部的王瑋說(shuō),這樣的現象的確存在,這個(gè)問(wèn)題一度讓他們感到迷惑。如何更科學(xué)地做好干部業(yè)績(jì)動(dòng)態(tài)考評,畢節已經(jīng)在進(jìn)行探索和嘗試。

  不過(guò),在畢節市政協(xié)副主席宋邦友看來(lái),新的考評體系給了他一個(gè)提升的空間。

  履新畢節市政協(xié)副主席以前,他是畢節市城投公司總經(jīng)理,正科級干部。他主持的倒天河廣場(chǎng)原計劃需4個(gè)月才能完成,結果加班加點(diǎn),僅用2個(gè)月時(shí)間就完工,速度令同行稱(chēng)奇。

  這個(gè)速度被畢節地委書(shū)記譽(yù)為“實(shí)驗區速度”,也在動(dòng)態(tài)考核中脫穎而出。

  由于年屆五十面臨改任“非領(lǐng)導職務(wù)”,可他卻意外地被推薦提拔為副縣級干部。

  地區考核辦的統計數據顯示,截至目前,和宋邦友一樣被提拔為副縣級干部的有16人。此外,還有308人提拔重用為正副科級干部。

  毫無(wú)疑問(wèn),政策設計者的期望是為想干事、能干事、干成事的干部搭建施展才華的平臺,讓干部上得理直氣壯;疏通不作為、無(wú)作為、亂作為及“庸懶散”干部下的渠道,讓干部下得心服口服,逐步形成能者上、平者讓、庸者下、劣者汰的選人用人導向。

  “作為干部考核任用的一次創(chuàng )新和嘗試,不能說(shuō)馬上就取得立竿見(jiàn)影的效果,它還有很長(cháng)一段路要走?!标愘t說(shuō),盡管如此,他對此依然充滿(mǎn)期待,尤其是在年底考評積分能否兌現,這將決定這項政策能走多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