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十三五”全國衛生計生人才發(fā)展規劃
提供者:4024028478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3/07/04 12:00
“十三五”全國衛生計生人才發(fā)展規劃

十三五全國衛生計生人才發(fā)展規劃

 

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(huì )2017-01-04

 

人才是健康中國建設的重要支撐。為深入貫徹落實(shí)中共中央《關(guān)于深化人才發(fā)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(jiàn)》(中發(fā)20169號)和全國衛生與健康大會(huì )精神,圍繞深化醫改和完善生育政策的形勢與任務(wù),結合《醫藥衛生中長(cháng)期人才發(fā)展規劃(2011-2020年)》和《人口和計劃生育中長(cháng)期人才發(fā)展規劃(2010-2020年)》落實(shí)情況,依據《十三五衛生與健康規劃》,制定《十三五全國衛生計生人才發(fā)展規劃》。
  一、規劃背景
  十二五期間,我國衛生計生人才工作取得顯著(zhù)成效,人才隊伍規模不斷擴大,2015年底,我國衛生計生人員總量達到1069.5萬(wàn)人,其中衛生技術(shù)人員800.7萬(wàn)人。人才結構得到優(yōu)化,衛生技術(shù)人員中本科及以上學(xué)歷人員比例由2010年24.9%提高到2015年30.6%,醫護比由1:0.85提高到1:1.07。人才效能穩步提高,醫師日均負擔診療人次由2010年7.5提高到2015年8.4,日均負擔住院床日數由1.6提高到1.9。
  同時(shí),衛生計生人才發(fā)展的一些結構性、制度性矛盾仍然突出,人才結構和分布尚不合理,基層人才、公共衛生人才以及健康服務(wù)人才短缺,人才發(fā)展的政策環(huán)境還有待完善,需要加強體制機制創(chuàng )新,進(jìn)一步增強人才活力。
  黨的十八大提出了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(huì )的宏偉目標,衛生計生事業(yè)發(fā)展面臨新的歷史任務(wù)。一是隨著(zhù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、居民生活方式以及環(huán)境的變化,對公共衛生與健康服務(wù)的需求越來(lái)越多。二是隨著(zhù)老齡化和人口政策的調整,康復、老年護理、婦幼保健等相關(guān)服務(wù)需求更為迫切。三是隨著(zhù)社會(huì )保障制度的逐步完善,醫療服務(wù)需求進(jìn)一步釋放。四是隨著(zhù)分級診療制度的建立,互聯(lián)網(wǎng)與信息技術(shù)的快速發(fā)展,對醫療衛生服務(wù)模式和服務(wù)水平必將產(chǎn)生深刻影響。五是隨著(zhù)全面兩孩政策實(shí)施,婦幼健康、兒科等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的需求將大幅增加。這些變化對衛生計生人才的服務(wù)內容和服務(wù)質(zhì)量均提出了新的要求,加強衛生計生人才隊伍建設十分迫切。
  二、總體要求
  (一)指導思想。
  全面貫徹黨的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、四中、五中、六中全會(huì )精神,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系列重要講話(huà)精神,緊緊圍繞統籌推進(jìn)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協(xié)調推進(jìn)四個(gè)全面戰略布局,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(fā)展思想,牢固樹(shù)立和貫徹落實(shí)新發(fā)展理念,堅持新形勢下的衛生與健康工作方針,牢固樹(shù)立科學(xué)人才觀(guān),深入實(shí)施人才優(yōu)先發(fā)展戰略,適應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、調整完善生育政策和振興發(fā)展中醫藥戰略要求,遵循衛生計生人才發(fā)展規律,激發(fā)人才活力,構建科學(xué)規范、開(kāi)放包容、運行高效的衛生計生人才發(fā)展治理體系,為健康中國建設提供有力的人才保證。
  (二)基本原則。
  ——服務(wù)需求。聚焦突出問(wèn)題和明顯短板,更加注重基層、公共衛生、急需緊缺和健康服務(wù)人才隊伍建設,更加注重一流創(chuàng )新人才培養,提高醫學(xué)科技創(chuàng )新能力,適應新的健康服務(wù)需求。
  ——創(chuàng )新機制。更加注重人才政策和體制機制創(chuàng )新,做好部門(mén)間協(xié)調和服務(wù),營(yíng)造衛生計生人才發(fā)展的良好環(huán)境,利用互聯(lián)網(wǎng)+健康醫療探索人才服務(wù)新模式,不斷提高人才工作科學(xué)化水平。
  ——優(yōu)化結構。統籌各級各類(lèi)以及不同所有制機構人才資源,優(yōu)化人才專(zhuān)業(yè)結構、城鄉結構和區域分布,促進(jìn)人才與衛生計生事業(yè)發(fā)展相適應,構建整合型醫療衛生服務(wù)體系。
  ——提升質(zhì)量。深化醫學(xué)教育綜合改革,提高人才培養質(zhì)量,強化各類(lèi)衛生計生人才在崗培訓,提高技術(shù)水平和服務(wù)能力,滿(mǎn)足快速增長(cháng)的醫療衛生服務(wù)需求。
  (三)發(fā)展目標。
  十三五期間,我國衛生計生人才發(fā)展的總體目標是:提高人才素質(zhì)、優(yōu)化人才結構、創(chuàng )新人才政策,健全體制機制,衛生計生人才數量、素質(zhì)、結構、分布適應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和人民群眾健康需求。
  ——人才資源總量穩步增長(cháng)。到2020年,衛生計生人才總量達到1255萬(wàn)人,其中全科醫生達到30萬(wàn)人以上。每千人口執業(yè)(助理)醫師達到2.50人以上、注冊護士達到3.14人以上、專(zhuān)業(yè)公共衛生機構人員達到0.83人以上。
  ——服務(wù)能力大幅度提高。建立健全醫師畢業(yè)后教育制度,加強職業(yè)道德建設,人才綜合素質(zhì)、專(zhuān)業(yè)技術(shù)水平和服務(wù)能力全面提高。
  ——人才結構進(jìn)一步優(yōu)化。重點(diǎn)加強基層人才隊伍建設,城鄉每萬(wàn)名居民有2名以上合格的全科醫生,農村每千服務(wù)人口至少有1名鄉村醫生?;鶎?、公共衛生、急需緊缺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隊伍建設取得明顯成效,城鄉區域分布更趨合理。
  ——人才管理制度創(chuàng )新性突破。逐步破除束縛人才發(fā)展的觀(guān)念和體制機制障礙,人才評價(jià)、流動(dòng)、激勵機制更加完善,調動(dòng)積極性,激發(fā)創(chuàng )造活力。

  衛生計生人才發(fā)展主要指標

 

2015年

2020年

人員總量

萬(wàn)人

1069.5

1255

執業(yè)(助理)醫師

人/千人口

2.22

2.50

注冊護士

人/千人口

2.37

3.14

專(zhuān)業(yè)公共衛生機構人員

人/千人口

0.64

0.83

全科醫生

人/萬(wàn)人口

1.38

2

 

  三、主要任務(wù)
  (一)補齊短板,加強基層衛生計生人才隊伍建設。
  重大人才項目適當向基層、艱苦貧困地區傾斜,不斷增強基層衛生計生服務(wù)能力。依據服務(wù)需求,合理配備基層人員,充分考慮基層計劃生育網(wǎng)絡(luò )的堅實(shí)基礎和工作優(yōu)勢,統籌推動(dòng)基層衛生計生人才隊伍深度融合。進(jìn)一步加強在崗人員培訓,建立健全基層技術(shù)人員定期進(jìn)修學(xué)習機制。加強基層中醫藥人才隊伍建設,統籌農村、社區中醫藥人才培養。鼓勵大醫院醫師下基層、退休醫生開(kāi)診所,通過(guò)加強對口支援、實(shí)施遠程醫療、建立醫療聯(lián)合體等,提升基層醫療服務(wù)水平,增強基層首診吸引力。加強鄉鎮衛生院院長(cháng)培訓,提高管理能力。
  加快全科醫生隊伍建設步伐。加強全科醫學(xué)學(xué)科建設,加大全科醫生培養力度,大力加強全科專(zhuān)業(yè)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,推進(jìn)助理全科醫生培訓,繼續實(shí)施全科醫生轉崗培訓和農村訂單定向醫學(xué)生免費培養。逐步擴大全科醫生特設崗位計劃實(shí)施范圍,提高補助標準,增強吸引力,優(yōu)先為集中連片特困地區、貧困地區、革命老區的鄉鎮衛生院招聘特崗全科醫生。
  建立完善簽約服務(wù)模式和制度。在家庭醫生簽約服務(wù)團隊中,可增加醫聯(lián)體或協(xié)作醫院中的專(zhuān)科醫生,帶動(dòng)基層服務(wù)能力的提高。完善簽約服務(wù)管理運行機制。探索提供差異性服務(wù)、分類(lèi)簽約、有償簽約等多種簽約服務(wù)形式,收取適當的服務(wù)費用,通過(guò)增加服務(wù)數量、提高服務(wù)質(zhì)量,使家庭醫生簽約服務(wù)團隊獲得更高報酬。
  加強村級衛生計生隊伍建設,完善勞動(dòng)報酬和社會(huì )保障政策,建立退出機制,健全鄉村醫生管理制度。加強村級計生專(zhuān)干隊伍建設,協(xié)助落實(shí)計劃生育政策、做好人口信息統計以及公共衛生、宣傳教育、健康扶貧等工作。妥善解決好村級計生專(zhuān)干報酬待遇、養老保障等問(wèn)題。
  (二)需求導向,加強急需緊缺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隊伍建設。
  加強全科、兒科、精神科、臨床心理、產(chǎn)科、生物安全、病理、麻醉、康復、急救、重癥醫學(xué)、傳染病、老年醫學(xué)、遺傳咨詢(xún)等各類(lèi)急需緊缺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隊伍建設,有針對性地提高服務(wù)能力。適應食品安全技術(shù)服務(wù)需求,加強食品安全高層次和緊缺人才培養,推進(jìn)食品安全標準、風(fēng)險監測、風(fēng)險評估和食源性疾病管理等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隊伍建設。適應衛生計生信息化建設和統計工作需求,加強信息化機構和人才隊伍建設,實(shí)施國家健康醫療信息化人才發(fā)展計劃,著(zhù)力培育高層次、復合型的研發(fā)人才和科研團隊,培養一批有國際影響力的專(zhuān)門(mén)人才、學(xué)科帶頭人和行業(yè)領(lǐng)軍人才,不斷加強信息安全教育,提升相關(guān)人員安全態(tài)勢感知意識和能力,引導大數據、云計算、物聯(lián)網(wǎng)等技術(shù)在醫療衛生領(lǐng)域的創(chuàng )新應用;加強統計機構和人才隊伍建設。適應新的人口生育政策,實(shí)施婦幼健康和計劃生育服務(wù)保障工程,加強婦幼保健人才培養和能力建設,力爭在十三五時(shí)期,增加產(chǎn)科醫生和助產(chǎn)士14萬(wàn)名。
  (三)提升素質(zhì),加強衛生計生專(zhuān)業(yè)技術(shù)人才隊伍建設。
  提高醫師隊伍的數量和素質(zhì),優(yōu)化醫師的結構和分布。加強社會(huì )宣傳教育,改善醫師執業(yè)環(huán)境,保障醫師權益,強化醫師的行業(yè)自律和自我管理。健全臨床醫學(xué)人才培養體系,完善培養培訓制度,加強醫師定期考核,鼓勵高層次專(zhuān)家到基層開(kāi)展技術(shù)培訓和推廣。
  醫療機構要嚴格按照國家有關(guān)規定配備護士。規范護理院校教育、繼續教育,擴大高職起點(diǎn)護理人才培養規模,逐步壓縮中職護理人才培養規模,并引導其向基礎護理、養老護理轉型。發(fā)展臨床專(zhuān)科護士,逐步開(kāi)展專(zhuān)科護士培訓。加大社區護士培養力度,建立和完善以崗位需求為導向的護理人才培養模式。切實(shí)保障護士待遇,維護護士合法權益,發(fā)揮護士在預防保健、自救互救、慢性病管理、精神衛生管理服務(wù)、老年護理、康復、生殖健康咨詢(xún)等工作中的作用。加強助產(chǎn)專(zhuān)業(yè)技術(shù)人員隊伍建設,逐步構建完善的助產(chǎn)人才培養體系。
  促進(jìn)藥學(xué)人才培養,到2020年,藥師達到85萬(wàn)人。明確藥師準入條件、執業(yè)規范、服務(wù)內容及責任權利,提升藥師服務(wù)能力。健全藥師繼續教育制度,豐富培訓內容和方法,加強考核管理。建立以患者為中心的藥學(xué)管理模式,充分發(fā)揮藥師在處方審核、藥學(xué)監護、合理用藥管理中的作用,保障安全合理用藥。
  加強衛生相關(guān)技術(shù)人員管理,提高醫學(xué)檢驗、臨床醫學(xué)工程、輸血醫學(xué)等相關(guān)技術(shù)人員服務(wù)能力。
  (四)突出預防,加強公共衛生人才隊伍建設。
  按照服務(wù)人口數、工作量、服務(wù)范圍和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環(huán)境等因素,確定公共衛生人員配備。根據承擔的職責和任務(wù),合理確定各類(lèi)公共衛生機構的經(jīng)費標準,提高人員薪資水平和待遇。加強公共衛生人才培養,定期對疾病預防控制、出生缺陷防控、婦幼保健、精神衛生、健康教育、衛生應急、采供血等在崗人員進(jìn)行業(yè)務(wù)培訓,提高服務(wù)能力。探索建立公共衛生與臨床醫學(xué)復合型人才培養機制,著(zhù)力提高實(shí)驗室檢驗檢測和現場(chǎng)處置能力。貫徹落實(shí)《關(guān)于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機構編制標準的指導意見(jiàn)》,加強疾病防控和突發(fā)事件衛生應急隊伍建設。在二級以上醫療機構、社區衛生服務(wù)機構和鄉鎮衛生院配備公共衛生執業(yè)(助理)醫師。
  (五)創(chuàng )新驅動(dòng),加強高層次和管理人才隊伍建設。
  以提升創(chuàng )新能力和醫療衛生技術(shù)水平為核心,加強高層次人才的引進(jìn)與培養,建設創(chuàng )新團隊,大力培育科技創(chuàng )新領(lǐng)軍人才。充分發(fā)揮高水平臨床醫療機構作用,建立國家臨床研究中心及協(xié)同研究網(wǎng)絡(luò )。注重不同學(xué)科、不同專(zhuān)業(yè)之間的融合,加強復合型人才隊伍的建設和培養。完善醫、產(chǎn)、學(xué)、研協(xié)同創(chuàng )新研究模式,加強研究成果轉化應用。落實(shí)國家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(jìn)計劃,搭建送出去引進(jìn)來(lái)的國際人才服務(wù)平臺,引進(jìn)和培養一批具有國際領(lǐng)先水平的科學(xué)家、學(xué)科帶頭人及創(chuàng )新團隊。主動(dòng)融入國家一帶一路發(fā)展戰略,建設好海外高層次人才創(chuàng )新創(chuàng )業(yè)基地,加大對高層次留學(xué)回國人才的支持力度。做好突出貢獻中青年專(zhuān)家選拔工作,培養造就一批高素質(zhì)的中青年學(xué)術(shù)帶頭人。加強新型醫學(xué)智庫建設,注重綜合性醫學(xué)智庫和專(zhuān)業(yè)化醫學(xué)智庫的結合,充分發(fā)揮相關(guān)高校和科研院所醫學(xué)智庫的作用,鼓勵支持醫藥衛生行業(yè)民間智庫的發(fā)展。
  加強衛生計生管理隊伍建設,提高行業(yè)管理水平。建立衛生計生管理人員培訓制度,推動(dòng)和規范管理崗位培訓。加強醫療質(zhì)量管理人才隊伍建設,強化醫療質(zhì)量安全管理。加強衛生應急管理人才隊伍建設,提升應急管理水平。加大衛生計生監督執法人員培訓力度,提高監督執法人員的工作能力和水平。加強婦幼保健計劃生育服務(wù)機構管理人員培訓,提高婦幼健康管理水平。規范衛生計生財務(wù)、審計隊伍的職責任務(wù),加強內審人才隊伍建設,完善公立醫院總會(huì )計師制度,培育一支職業(yè)化的衛生計生經(jīng)濟管理人才隊伍。加強衛生計生宣傳隊伍建設,強化行業(yè)宣傳隊伍的配備和管理。加強衛生計生外事隊伍和國際職員后備隊伍建設,推動(dòng)中國全球衛生外交工作。
  加強醫院領(lǐng)導人員職業(yè)化建設,明確公立醫院院長(cháng)的任職資格和條件,制定完善公立醫院院長(cháng)任用、考核、激勵、流動(dòng)、退出等制度,建設一支崗位職責明晰、考核規范、責權一致的職業(yè)化、專(zhuān)業(yè)化醫院院長(cháng)隊伍。對醫院領(lǐng)導班子和領(lǐng)導人員的考核,應當以任期目標為依據,注重業(yè)績(jì)導向和社會(huì )效益,突出黨建工作實(shí)效。實(shí)行醫院院長(cháng)職業(yè)化培訓制度,定期參加任職培訓、崗位培訓,提高綜合素質(zhì)和履職能力,提升職業(yè)化管理水平。
  (六)服務(wù)社會(huì ),加強健康服務(wù)業(yè)人才隊伍建設。
  圍繞健康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和健康服務(wù)新業(yè)態(tài),加強健康服務(wù)人才培養和建設力度。建立完善醫學(xué)輔助技術(shù)人員的培訓、考核制度和評價(jià)標準。調整優(yōu)化適應健康服務(wù)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的醫學(xué)教育專(zhuān)業(yè)結構,加強衛生計生職業(yè)院校和實(shí)踐基地建設,支持醫學(xué)類(lèi)高等學(xué)校和中等職業(yè)學(xué)校增設相關(guān)專(zhuān)業(yè)課程,加大養老護理員、康復治療師、心理咨詢(xún)師以及健康管理、營(yíng)養和社會(huì )工作等健康人才培養培訓力度。適應養老服務(wù)需要,進(jìn)一步完善老年醫學(xué)人才培養體系建設,強化老年護理、生殖健康等各類(lèi)人才培養培訓。推進(jìn)醫療護理員等職業(yè)技能鑒定工作,建設一支社會(huì )急需、面向基層、業(yè)務(wù)拔尖、一崗多能的健康服務(wù)技能人才隊伍。加強醫養結合人才隊伍建設,建立醫療衛生機構與醫養結合機構人員進(jìn)修輪訓制度,鼓勵執業(yè)醫師到養老機構設置的醫療機構多點(diǎn)執業(yè),養老機構的醫護人員在職稱(chēng)評定、技術(shù)培訓和繼續醫學(xué)教育等方面,與醫療機構醫護人員一視同仁。圍繞健康服務(wù)業(yè)發(fā)展需求,逐步健全中醫藥健康服務(wù)人才崗位設置,建立適應中醫藥健康服務(wù)發(fā)展的職業(yè)技能鑒定體系,加快培養中醫養生保健、康復、養老、健康管理等技能人才。
  (七)統籌發(fā)展,加強計生和中醫藥人才隊伍建設。
  優(yōu)化整合衛生計生資源,鞏固和加強鄉村兩級計劃生育行政管理、技術(shù)服務(wù)、群眾工作相結合的網(wǎng)絡(luò )。健全鄉級計生辦或設立衛生計生辦,按照常駐人口比例配備專(zhuān)職工作人員。加強計劃生育技術(shù)人才培養培訓,結合實(shí)際需求,培養創(chuàng )新型、應用型人才。在計劃生育技術(shù)服務(wù)、生殖健康咨詢(xún)、兒童早期發(fā)展、人口健康管理、流動(dòng)人口服務(wù)、家庭發(fā)展、家庭健康指導、嬰幼兒托育服務(wù)和老年健康服務(wù)等重點(diǎn)領(lǐng)域,培養高級技能人才。
  積極推動(dòng)中醫藥院校教育改革,加強中醫臨床教學(xué)基地建設,重點(diǎn)支持建設一批中醫藥重點(diǎn)學(xué)科、專(zhuān)業(yè)和課程。全面推進(jìn)中醫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,試點(diǎn)開(kāi)展中醫醫師專(zhuān)科規范化培訓,加強中醫類(lèi)別全科醫師培養,加強中醫藥繼續教育,加強高層次、實(shí)用型、復合型人才培養。啟動(dòng)中醫藥傳承與創(chuàng )新百千萬(wàn)人才工程,選拔造就百名中醫藥領(lǐng)軍人才,遴選培養千名中醫藥優(yōu)秀人才和萬(wàn)名骨干人才,建設一批中醫藥傳承與創(chuàng )新人才培養基地。完善中醫藥師承教育制度,探索不同層次、不同類(lèi)型的師承教育模式。繼續做好全國名老中醫傳承工作室、學(xué)術(shù)流派傳承工作室建設,以及全國老中醫藥專(zhuān)家學(xué)術(shù)經(jīng)驗繼承工作、優(yōu)秀中醫臨床人才研修項目等。加強基層中醫藥人才培養,發(fā)展中醫藥繼續教育。
  逐步建立符合中醫藥不同崗位要求的人才標準,完善體現中醫藥特點(diǎn)的專(zhuān)業(yè)技術(shù)人才評價(jià)體系。建立健全國醫大師、全國名中醫、省級名中醫等評選表彰制度,構建不同層級相互銜接、政府表彰和社會(huì )褒獎相結合的激勵機制。建立名老中醫藥專(zhuān)家學(xué)術(shù)傳承保障機制,加大中醫藥青年人才培養支持力度,促進(jìn)中醫藥優(yōu)秀人才脫穎而出。
  四、體制機制創(chuàng )新
  (一)實(shí)施醫師規范化培訓,創(chuàng )新教育培養機制。
  加強醫教協(xié)同,以臨床醫學(xué)為重點(diǎn),探索建立行業(yè)需求為導向的人才供需平衡機制。健全醫務(wù)人員培訓培養制度,使每個(gè)醫務(wù)人員都有接受繼續教育和職業(yè)再培訓的機會(huì )。創(chuàng )新人才培養機制,基本建成院校教育、畢業(yè)后教育、繼續教育三階段有機銜接的標準化、規范化臨床醫學(xué)人才培養體系。
  健全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制度,加強培訓基地和信息化建設,強化過(guò)程管理,不斷提高培訓質(zhì)量。以全科和兒科、精神科、婦產(chǎn)科等急需緊缺專(zhuān)業(yè)為重點(diǎn),統籌推進(jìn)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。到2020年,規范化培訓住院醫師50萬(wàn)名。初步建立專(zhuān)科醫師規范化培訓制度,為各級各類(lèi)醫療機構特別是縣級醫療機構和邊遠地市醫院培養一批專(zhuān)科醫師。開(kāi)展公共衛生醫師培訓,制定培訓規劃和計劃,提高公共衛生隊伍服務(wù)能力和水平。
  以崗位職責為依據,以個(gè)人素質(zhì)能力為基礎,有針對性地開(kāi)展和完善面向全員的繼續醫學(xué)教育。優(yōu)化繼續教育實(shí)施方式,探索新型互聯(lián)網(wǎng)教學(xué)模式和方法,開(kāi)展多形式的繼續醫學(xué)教育活動(dòng)。支持國家健康醫療開(kāi)放大學(xué)建設。依托醫療衛生行業(yè)專(zhuān)業(yè)資源和人才優(yōu)勢,以在線(xiàn)學(xué)習平臺建設為技術(shù)支撐,以大規模在線(xiàn)開(kāi)放課程建設為依托,利用互聯(lián)網(wǎng)+健康醫療整合各種醫學(xué)教育資源。建立和發(fā)展中國健康醫療教育慕課聯(lián)盟等遠程醫學(xué)教育培訓平臺,開(kāi)發(fā)線(xiàn)上數字化課程、課件、教材,建立共享型公益性數字化資源庫。推進(jìn)網(wǎng)絡(luò )醫學(xué)教育資源開(kāi)放共享,開(kāi)展在線(xiàn)互動(dòng)、遠程培訓、遠程手術(shù)示教、學(xué)習成效評估,便捷醫務(wù)人員終身教育,持續提高專(zhuān)業(yè)技術(shù)人員崗位勝任能力。遴選建設一批繼續醫學(xué)教育基地,強化繼續醫學(xué)教育監督管理。
  (二)改革行業(yè)薪酬制度,創(chuàng )新激勵保障機制。
  充分考慮醫療行業(yè)培養周期長(cháng)、職業(yè)風(fēng)險高、技術(shù)難度大、責任擔當重等情況,從提升薪酬待遇、發(fā)展空間、執業(yè)環(huán)境、社會(huì )地位等方面入手,調動(dòng)廣大醫務(wù)人員積極性、主動(dòng)性、創(chuàng )造性。建立符合行業(yè)特點(diǎn)的醫務(wù)人員薪酬制度,體現醫務(wù)人員技術(shù)勞務(wù)價(jià)值。允許醫療衛生機構突破現行事業(yè)單位工資調控水平,允許醫療服務(wù)收入扣除成本并按規定提取各項基金后主要用于人員獎勵,同時(shí)實(shí)現同崗同薪同待遇,激發(fā)廣大醫務(wù)人員活力。
  地方可結合實(shí)際,按有關(guān)規定合理確定公立醫院薪酬水平,逐步提高人員經(jīng)費支出占業(yè)務(wù)支出的比例,并建立動(dòng)態(tài)調整機制。對知識技術(shù)密集、高層次人才集聚、工作任務(wù)繁重的公立醫療機構在核定績(jì)效工資總量時(shí)予以?xún)A斜。充分考慮兒科專(zhuān)業(yè)工作特點(diǎn),合理確定兒科醫務(wù)人員工資水平,其收入不低于本單位同級別醫務(wù)人員收入平均水平。在核定績(jì)效工資時(shí),對高層次人才、急需緊缺人才給予傾斜。進(jìn)一步完善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績(jì)效工資制度,向一線(xiàn)人員尤其是全科醫生傾斜,在基層醫療衛生機構核定的收支結余中提取一定比例,在績(jì)效工資總量外作為職工福利和獎勵基金,鼓勵各地積極探索超量勞動(dòng)補償機制。建立健全專(zhuān)業(yè)公共衛生人員的激勵機制,人員和運行經(jīng)費根據人員編制、經(jīng)費標準、任務(wù)完成及考核情況由政府預算全額安排,鼓勵防治結合類(lèi)專(zhuān)業(yè)公共衛生機構通過(guò)提供預防保健和基本醫療服務(wù)獲得合理收入。落實(shí)對傳染病防治人員的衛生防護和醫療保健措施以及適當的津貼,落實(shí)艱苦邊遠地區津貼正常增長(cháng)機制和鄉鎮工作補貼,對條件艱苦的偏遠鄉鎮和長(cháng)期在鄉鎮工作的人員進(jìn)一步傾斜。完善和提高援外醫療隊員的待遇和保障。在國家法律法規和政策允許范圍內,醫務(wù)人員可通過(guò)兼職兼薪獲取報酬。鼓勵和支持醫學(xué)科技人員在創(chuàng )新實(shí)踐中成就事業(yè)并享有相應的社會(huì )地位和經(jīng)濟待遇。加大對科研人員的激勵力度,取消科研項目績(jì)效、勞務(wù)費支出比例限制,探索高層次人才協(xié)議工資制等分配辦法。
  關(guān)心愛(ài)護醫務(wù)人員身心健康,通過(guò)多種方式改變或者緩解醫務(wù)人員工作負荷大的狀況。對長(cháng)期扎根基層的優(yōu)秀醫務(wù)人員給予表彰獎勵。做好人民好醫生評選宣傳工作。嚴厲依法打擊涉醫違法犯罪行為特別是傷害醫務(wù)人員的暴力犯罪行為,堅決從嚴查處涉醫突發(fā)案件,維護正常醫療秩序,保護醫務(wù)人員安全。
  (三)深化職稱(chēng)制度改革,創(chuàng )新評價(jià)使用機制。
  建立健全符合衛生計生行業(yè)特點(diǎn)的人才評價(jià)機制,堅持德才兼備,注重憑能力、實(shí)績(jì)和貢獻評價(jià)人才,克服唯學(xué)歷、唯職稱(chēng)、唯論文等傾向。改進(jìn)衛生計生人才評價(jià)方式,發(fā)揮政府、市場(chǎng)、專(zhuān)業(yè)組織、用人單位等多元評價(jià)主體作用,加快建立科學(xué)化、社會(huì )化、市場(chǎng)化的人才評價(jià)制度。
  完善職稱(chēng)晉升辦法,增加醫療衛生機構特別是基層醫療衛生機構中高級崗位比例,拓寬醫務(wù)人員職業(yè)發(fā)展空間。提高評審科學(xué)化水平,突出用人主體在職稱(chēng)評審中的主導作用,合理界定和下放職稱(chēng)評審權限。探索高層次人才、急需緊缺人才職稱(chēng)直聘辦法。暢通非公醫療衛生機構人才參加職稱(chēng)評審渠道。根據醫療衛生機構功能定位和工作特點(diǎn),分層分類(lèi)制定評價(jià)標準。對基層和艱苦邊遠地區衛生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,論文、科研不作硬性規定,職稱(chēng)外語(yǔ)不作為能力要求。進(jìn)一步完善全科醫生評審標準,不斷提高評審的專(zhuān)業(yè)性、針對性和科學(xué)性。
  創(chuàng )新人才使用機制,完善崗位設置,實(shí)行全員聘用。按照衛生計生事業(yè)單位發(fā)揮公益作用及履行機構職責的要求,動(dòng)態(tài)核定人員編制。創(chuàng )新公立醫院編制管理方式,完善編制管理辦法,積極探索開(kāi)展公立醫院編制管理改革試點(diǎn)。落實(shí)公立醫院法人自主權,減少對醫院人事編制、科室設定、崗位聘任、收入分配等的直接管理,對急需引進(jìn)的高層次人才、緊缺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以及具有高級專(zhuān)業(yè)技術(shù)職務(wù)或博士學(xué)位人員,可由醫院采取考察的方式予以公開(kāi)招聘。改進(jìn)完善基層衛生計生事業(yè)單位公開(kāi)招聘辦法,放寬條件,降低進(jìn)入門(mén)檻,強化對艱苦邊遠地區政策傾斜?;鶎有l生計生事業(yè)單位招聘高層次和急需緊缺專(zhuān)業(yè)技術(shù)人才,可采取直接考察等方式。
  (四)順暢人才流動(dòng)渠道,創(chuàng )新流動(dòng)配置機制。
  打破戶(hù)籍、地域、身份、學(xué)歷、人事關(guān)系等制約,促進(jìn)衛生計生人才合理流動(dòng)。通過(guò)推動(dòng)城鄉聯(lián)動(dòng)、縣管鄉用、鄉村一體化、柔性引進(jìn)等多種模式,創(chuàng )新人才配置機制。進(jìn)一步完善醫師多點(diǎn)執業(yè),改革醫師執業(yè)注冊制度,推進(jìn)區域注冊,促進(jìn)人才合理流動(dòng),鼓勵醫師到基層、邊遠地區、醫療資源稀缺地區多點(diǎn)執業(yè)。順暢城鄉之間、地區之間、不同所有制醫療衛生機構之間的人才流動(dòng),積極探索醫師自由執業(yè)、醫師個(gè)體與醫療機構簽約服務(wù)或組建醫生集團。支持社會(huì )辦醫,進(jìn)一步優(yōu)化政策環(huán)境,在重點(diǎn)專(zhuān)科建設、職稱(chēng)評定、學(xué)術(shù)地位等方面對所有醫療機構同等對待。
  加強醫院、基層醫療衛生機構、專(zhuān)業(yè)公共衛生機構之間的分工協(xié)作,推進(jìn)全科醫生與專(zhuān)科醫生的資源共享和業(yè)務(wù)協(xié)同。按照政府主導、自愿組合、區域協(xié)同、方便群眾的原則,以資源共享和人才下沉為導向,建立醫療資源縱向聯(lián)合體,提升基層服務(wù)能力。建立人才柔性流動(dòng)機制,輪流到基層服務(wù)。提高對口支援、萬(wàn)名醫師支援農村衛生工程、城市人員晉升職稱(chēng)前到基層工作等政策和項目的精準性,根據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的人員缺口和專(zhuān)業(yè)需求統籌安排。增強基層崗位吸引力,提高艱苦邊遠地區和基層一線(xiàn)人才保障水平,促進(jìn)醫療衛生人才向基層、農村流動(dòng)。
  充分發(fā)揮社會(huì )組織和中介機構的作用,完善衛生計生人才市場(chǎng)體系建設和社會(huì )化服務(wù),逐步建立政府主導的衛生計生人才公共服務(wù)體系。
  五、組織實(shí)施
  (一)加強組織領(lǐng)導。
  建立衛生計生人才工作協(xié)調機制,加強宏觀(guān)指導和統籌規劃。各級衛生計生機構要把人才隊伍建設作為衛生計生事業(yè)發(fā)展的重點(diǎn),建立人才工作責任制,明確目標任務(wù),認真研究解決制約人才發(fā)展的具體問(wèn)題,積極做好衛生計生人才工作。
  (二)保障人才投入。
  堅持人才投入優(yōu)先保障,加大衛生計生人才開(kāi)發(fā)投入力度,發(fā)揮人才項目的引導作用,完善政府、企業(yè)、社會(huì )多元投入機制和多部門(mén)協(xié)同機制。優(yōu)化財政支出結構,提高資金使用效益。健全醫療衛生機構經(jīng)費補償機制,完善公共衛生服務(wù)項目經(jīng)費分配方式和激勵約束機制。
  (三)營(yíng)造良好氛圍。
  遴選和樹(shù)立一批在衛生計生事業(yè)科學(xué)發(fā)展中涌現的優(yōu)秀人才,強化宣傳。采取多種形式,融洽醫患關(guān)系。完善法律法規,形成有利于衛生計生人才發(fā)展和工作的法治環(huán)境、政策環(huán)境、社會(huì )環(huán)境、輿論環(huán)境以及尊醫重衛的良好氛圍。
  (四)注重監測評估。
  堅持人才工作監測評估等督促落實(shí)機制,及時(shí)總結工作中的好做法,宣傳推廣人才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展的典型經(jīng)驗,定期對人才隊伍建設發(fā)展進(jìn)行研判分析,針對新情況、新問(wèn)題,提出新對策、新措施,確保衛生計生人才隊伍持續發(fā)展壯大。